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平台,安全正规的棋牌游戏平台排行
当前位置:主页 > 棋牌新闻 > 玩家博客 >

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

2020年04-08 09:58  责任编辑:QIPAI娱乐网    来源:网络采集    点击统计

  为何选择公开病情?是否征求其家人同意?合作多年经济状况如何?白晓独家回应各方质疑

  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

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

  3月20日,庞麦郎的父亲庞德怀(右)到西安与白晓(左)见面,当天几家媒体在场记录。

  新京报记者 汤博 摄

  2021年3月11日,歌手庞麦郎的经纪人白晓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了庞麦郎患有精神疾病已入院治疗的消息。随后在接受采访时向媒体表示,庞麦郎现阶段“医药费没有着落,需要社会帮助”。

  白晓的接连发声,让已淡出公众视线的庞麦郎,再度回到话题中心。只是在这场新的讨论中,他的身份不再是歌手,而是病人,是白晓口中“已经社会性死亡了”的人。白晓认为发布视频意味着两人关系决裂,庞麦郎知道这事不会轻易原谅他,“要是他(从医院)出来以后还愿意来找我,我还会帮忙”,不过,关于庞麦郎未来的事业如何规划,暂不在白晓现在的考虑范围内,对他来说,眼前重要的是把“流量引过来”。

  庞麦郎病情曝光之后,庞麦郎家人不愿再和白晓来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庞麦郎母亲形容白晓是“很狡猾的一个人”,庞麦郎父亲庞德怀表示自己得知消息后非常生气,他和妻子并不希望孩子的病情曝光,白晓的所作所为没有征得他们的同意。庞麦郎表弟在看到视频后曾电话白晓,告诉他可以有自己的利益考虑,但不能靠伤害别人得到。

  对于发布视频给庞麦郎及家人带来的影响,白晓给出的解释是,自己掌握着曝光的主导权。他强调,发布视频之前,微博上已有营销号发布了庞麦郎入院的信息,他看到营销号的评论数很多,才作出了曝光决定。这条在白晓眼中影响力巨大的微博,截至发稿之前,评论数为73条。

  3月18日,白晓在被无数次拒接后,终于打通了庞德怀的电话,劝说他来西安一起面对媒体说明情况,庞德怀犹豫,白晓在电话里解释,现在庞家应该和他站在同一条战线,这样才对庞麦郎的未来最好。3月20日,庞德怀在庞麦郎两个表弟的陪同下在西安与白晓见面。白晓提出,自己已经找过西安几家大医院,就庞麦郎的病情咨询了医生。庞麦郎表弟问是否能将医生名字告诉庞家,方便他们随后咨询。白晓立刻改口,“咨询的是北京的医院,托朋友咨询的”。见面过程中,白晓多次劝说庞家人通过在场媒体向社会求助,要未雨绸缪,但都被拒绝。最后庞家人向在场媒体明确说明,现阶段庞麦郎的治疗费用,即使家里条件不好,但亲戚间互相帮忙,尚可以应对,暂时不需要社会的帮助。

  在目前已有的信息中,所有关于募款的信息都出自白晓的采访。在当天会面结束之后,新京报记者再次向庞德怀求证,之前白晓向社会募款的信息,是否得到过允许,庞德怀表示从来没有过。庞麦郎表弟说,陪老人家一起见白晓,就是不清楚白晓到底想干什么,他们一家人都不相信白晓,“感觉他一直在计划着什么事,这人不说实话,自己发完视频给他(庞德怀)打电话说已经曝光了,还说是医院的医生护士干的,老人家又不懂网络,还被他骗了”,“跟社会要钱的事,他春节期间确实在我们家提过,当时在我哥家里,我也在场,还有一个记者朋友和一个纪录片导演,我们当时都觉得没有必要,没人答应他,这都有见证人”。

  在白晓私自借庞麦郎病情通过媒体向社会募款的新闻出来后,网上出现大量质疑他的声音,认为他想红,想圈钱。

  钱对白晓来说,既是现阶段的关键词,又是敏感词。一方面,他太过主动地向媒体输出为了庞麦郎的音乐梦想导致自己负债累累的形象;另一方面,这些借款的用途,以及庞麦郎此前的财务情况,他都无法给出具体合理的解释,这使很多看似理想主义的表述,普遍缺乏实质性的支撑。但他很笃定自己的表述,熟练地绕开具体问题,以自己不富裕的生活现状作为多年忍辱负重的准确注解,哪怕提供的信息与事实不符,甚至自相矛盾,仍会坚持自我。他认为所有人都不了解庞麦郎,只有他拥有这些争议的最终解释权,“这些年我在他身边时间最多”。

  白晓在2015年年底正式成为庞麦郎的经纪人。那时,庞麦郎两个表弟都在西安,常给庞麦郎的演出帮忙。白晓时常向他们透露自己认识很多明星,很多经纪人,也有很多场地资源。“后来发现他谁也不认识,只有live house的一些资源”。表弟记得庞麦郎回西安举办的最初几场演出,白晓一直游说表哥可以在中场休息或者结束前请自己上台唱几首歌,庞麦郎始终没同意,觉得他不行。那时庞麦郎已经对白晓有所警惕,很多事情会征求表弟的看法,并要求表弟对白晓保密。后来,表弟因为工作换了城市,没有留下跟庞麦郎一起工作,两人联系变少了。

  在庞家不愿再与白晓沟通的时间里,庞德怀曾向到访的记者提出对白晓的质疑——明涛(庞麦郎原名庞明涛)的钱究竟花哪了,人为什么会疯掉。白晓对此的回应是,这两个问题让我太伤心了。白晓承认自己与庞麦郎有过经济上的纠纷,2018年时,庞麦郎有一次甩掉他独自去演出,被他扣了480块演出费,两人绝交了三个月。

  2018年也是庞麦郎病情严重的开始,出现很多难以理解的行为,白晓表示那段时间自己要靠安眠药入睡,不敢独自和庞麦郎待在一起。至于发现行为异常后为什么没有及时就医,没有告知家人,并继续安排工作。白晓表示自己查询过相关资料,“一个人特别闲的时候这个病会加重”,他曾试图联系庞麦郎父母,试图联系两个表弟,但最终,都止于试图。白晓一直反对庞麦郎入院治疗,表弟回忆白晓曾告诉庞德怀,大意是只要庞麦郎被送进医院,他就会曝光此事。“我就觉得很好笑,我们家人怎么治病关你什么事啊,现在想,白晓可能有意想放纵我哥病情的恶化”。

  整个采访期间,白晓数次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庞麦郎一家人。3月20日,在白晓与庞家人见面后,记者提示他,采访中的很多回答与事实有出入,是否需要重新回答。白晓回复,不需要。

  以下为3月17日、18日白晓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对话实录。

  “有营销号先发了,我才曝光的”

  新京报:为什么要曝光庞麦郎的病情?这不像一个经纪人的行为。

  白晓:这个事情我当时想过要不要往后拖,其实如果能不让他去医院是更好的事情。

  新京报:他被曝光,和他去不去医院没有任何关系吧?

  白晓:但是一住院,肯定会有曝光,会被传播出来,这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在我曝光之前,我当时犹豫,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我就不会曝,一个大V营销号曝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决定做一个正式说明。

  新京报:营销号里的“新闻”很多,大家并不在意。

  白晓:不,那个是他们当地人曝出去的。

  新京报:没有反响。

  白晓:已经有反响,在暗里。

  新京报:如果你承认是营销号,那它没有真正的参考价值。

  白晓:我朋友就是做营销号的。那条发出去之后,已经有人开始在底下询问、质疑,完了之后已经开始……医院只是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能得到很有效的治疗。

  新京报:如果你只是想他得到更好的医疗资源,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你试过吗?具体说说。

  白晓:我其实精神压力还挺大的,我个人肯定是很难去做这样一些协助和帮助。

  “我有资格抛开他家人做公关”

  新京报:你通过媒体发布募款信息,但他(庞麦郎)的父亲明确表示过暂时还不需要外界帮助。

  白晓:不需要这个是吧?

  新京报:对。

  白晓:但是在我这里说过需要,那怎么办呢?

  新京报:肯定以他父亲的说法为准。

  白晓:所以话由人说,对也是对,错也是对。

  新京报:你跟他父亲商量过吗?

  白晓:说过。

  新京报:他父亲是否明确表示过同意?

  白晓:(他)父亲就笑一笑。

  新京报:这不是明确表示同意。

  白晓:笑一笑,说:真的可以吗?

  新京报:随后还有说什么?

  白晓:真的可以吗?他爸爸不相信这个能帮到他。我跟他说,最后实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是要用这样的一个方式,你要去操作。他爸爸说喝酒。

  新京报:没有明确地同意。

  白晓:同意。这是一个公关行为,我应该去做。

  首先我看到这个消息在网上开始发酵,我身为一个经纪人,可以抛开他的家人进行一个公关处理,包括后期的一些舆论导向,包括他后期的帮助治疗,我都可以抛开他的家庭去做这个事情。

  新京报:他家人的意见不足以影响你任何决定?

  白晓:对,包括他们对他孩子的了解,我觉得都是很肤浅的,肤浅到让我觉得他们很失职。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和庞麦郎父亲的谈话,是你们春节前的私下聊天,而你是在3月11日看到微博上有人说庞麦郎生病,几个小时后自己决定曝光。你这段时间里,和庞麦郎父亲有过沟通吗?

  白晓:你这个已经牵扯到一些应不应该的问题了,或者牵扯一些道德的问题了。

  新京报:以前可能是道德问题,现在这些涉及病人的隐私,募款的资格,涉及款项使用等等。

  白晓:其实你可以再跟他父亲去沟通一下这个事情,而且我这样说,你询问我的这些问题,如果你跟他父亲聊的时候,他父亲的回答肯定是很含糊的,或者直接会否定我。

  你现在问我,我现在头都大了,我不回答这些问题会更舒服。

  我们先抛开跟他父亲的沟通,说我跟老庞(庞麦郎)的事,其他事情我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有些东西我不能回答,我回答的话会伤害到他家人。

  “他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新京报:有一种声音认为庞家现在的困境是你发布视频造成的?

  白晓:我觉得是我造成的,至少我掌握着这个事的主导权。如果我不去说这个事,这个事晚几天,或者晚一周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大家曝出来了。

  新京报:假设没有意义。

  白晓:当时已经有,在网上已经有好多评论,后台的数据,都是可以查的。

  新京报:一个营销号的后台数据?

  白晓:因为他是实质性评论,因为人都很关注这个事情,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新京报:你根据营销号的数据来决定自己发不发曝光信息?

  白晓:对,包括他的粉丝量你可以看到,如果是你个人随便发的,无所谓,我会私信你,你马上删掉。他那是个大号,你现在让他发个消息,他都收你两万块钱的。

  新京报:你觉得主动曝光庞麦郎病情是帮他吗?


相关新闻:

庞麦郎:喧嚣的孤独     2021-03-18

数据统计中!!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更多»

推荐新闻

更多»

新游动态

更多»

游戏公会

更多»

游戏测评

点击: